惠州物流公司
专业
所以快捷
诚信
所以安全

从重庆、成都、西安,看西部的外贸小阳春

浏览:143 作者: 时间:2021-02-22
被虹吸的地级市,没有多少参与全球分工的余地

文丨西部君

2018年的各地经济数据,相关的解读不少,不过有个数据容易被忽视,那就是进出口。

因为产业升级和毛衣战等因素,去年各界对外贸的预期,普遍调低了许多。以商贸中心广州为例,其进出口总量一度负增长,年底才勉强将增速拉回到1%。

如果观察数据你会发现,过去一年中国的外贸情况并不差。将视角缩小到西部几个重点的省份和城市,还会发现不止是不差,简直可以用亮眼形容:

重点省份如四川,2018年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5947.8亿元,同比增长29.2%。其中出口增速达到31.4%,位列全国第一。

重点城市如西安,2018年的进出口总值达到3303.87亿元,同比增长29.58%。

01 贸易环境变化挡不住西部的势头

近几年的对外开放政策,对西部的意义非同寻常。

无论是一带一路、中新通道,还是重庆、陕西等地自贸区的相继批复,都让原来处在内陆腹地的它,摇身一变成了开放的前沿。

西部各大省份和城市,也都展示出了蓬勃的野心。像成都目标直指国际门户枢纽,重庆不久前提出“中西部地区国际交往中心”的目标。

中欧班列的爆炸式增长,是成都、重庆、西安等西部城市不甘被海洋文明边缘化的见证。进出口数据,则是对外开放程度的最直观写照:

整体来看,2018年西部地区出口2121亿美元,同比增长18.6%;进口1569亿美元,同比增长19.4%。

分地区来看,西安之外,成都的进出口值4983.2亿元,同比增长高达26.4%;制造业下滑的重庆,虽然经济出现了降速,但去年的进出口总值是5222.6亿元,同比增长15.9%,远超全国平均水平。

省级层面,广西进出口总值1973亿元,增长24.7%;陕西3513.8亿元,增长29.3%,增速位列全国第三名。

可以对比的东部外贸发达地区,上海(5.5%),广东(5.1%),江苏(9.4%)

当然广东、江浙等地的进出口体量庞大,尤其广东,外贸规模占全国近四分之一,基数大而增速平缓,这容易理解。不过哪怕与中部六省相比,西部的势头都不遑多让。

比如,去年上半年,进出口增速最快的省份全位于西部,分别是云南(56%),陕西(43.5%),甘肃(40.2%)

贸易环境的变化,并没有对西部的外贸造成影响,而且进出口还呈现出猛烈加速的势态,这说明一带一路、中新通道的红利的确得到了释放。

当然,前提是各地的对外开放力度逐渐提升,以及很重要的一点是,营商环境在向好,为外贸创造了良好的空间,国际范更浓烈。

02 增速秒杀东南沿海的开放城市

再往前一年看,2017年,进出口增长最猛的地区,还是在西部。如贵州增速42.6%,四川增速41.2%,陕西增速37.4%。

从近两年的数据看,西部对外开放的春天正在来临。

说是春天,是因为过去西部主要地区多少都经历过外贸遇冷的局面。在此前的推文《“一带一路”这五年,谁是最大赢家》中,西部城事以2013年为起点,对相关数据进行了梳理。

数据显示,西部各省贸易规模的五年增幅,比我们想象中要小。

比如重庆,2014年站上高点后,进出口连续两年跌。直到2017年的进出口总量,都没能恢复到2013年的水平。经过2018年的逆市上扬后,才“重返5000亿元”规模。

四川五年的累计增幅,也只有5.43%左右。五年内贸易规模不升反降的地区达到7个,表现堪称亮眼的,只有陕西和广西。宁夏的增幅也不错,但跟它的外贸体量小离不开关系。

重庆之外,西三角的成都和西安,都不同程度遭遇过外贸萎靡的情况。其中成都和重庆一样是在2014年站上高点,然后2015年骤降;西安2016年的同比增幅,只有3.8%。

大体上以2014年为分水岭,西部重点省份和城市的进出口状况,开始了逆天的“牛市”。

2017和2018年增幅越来越快,也不难理解。因为一带一路等政策的落地需要时间,像与对外开放配套的陕西自贸区、重庆自贸区,都是近两年开始运营。

打通国际面向中亚、欧洲市场的国际通道的中欧班列,也是最近两年迎来爆炸式增长。

比如西安的中欧班列“长安号”,2017年全年开行只有194列,四年累计总和是480列,而2018年就蹿升到突破千列,翻了数倍。

西安本身处于丝绸之路的起点,在一带一路上的战略位置相当重要,2016年进出口总值还只有1828.46亿元,2018年就提升到3303.87亿元,短短两年几乎快翻了一番。

西安的例子说明,在宏观政策和向西开放的天时地利下,通过积极融入国际产业分工、改善营商环境,在外贸领域可以释放出更强大的能量。

03 外贸春天背后,是结构性困境

前面的分析中,将主要目光对准了重点省份和城市,如果聚焦到一些外贸依存度(进出口总额和GDP的比)向来较低的西部地区,也能发现不少问题。

最直观的一点是,和西部的经济落差一样,外贸参与度也面临着高度分化的格局

比如在省份之间,贵州的进出口规模只有四川重庆的零头;在省份内部,则高度集中在省会城市,如成都的外贸规模占全省83.8%,西安在全省的占比甚至高达94.03%。

在对外开放层面,不管政策还是外资企业、项目等资源,都高度聚集在省会城市,这种聚集度比GDP和人口的聚集要高出很多,被虹吸的地级市,没有多少参与全球分工的余地

这与东部地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外贸最发达的广东为例,广州是商贸中心,但外贸依存度最高的地区却不是它,最高的三个城市是东莞(93%)、深圳(74%)和珠海(73%)

另外,从产业层面来看,东南沿海地区的进出口放缓,除了基数大的原因外,另一个重要的背景是产业升级。这部分被淘汰的落后产能,正好转移到中西部,为中西部的快速工业化提供了支撑。

西部地区凭借着转移来的产业,以及土地、劳动力优势,拿下了不少加工贸易订单。不过重走东部老路,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摆脱在全球分工链中的低端位置?

各地区外贸依存度,来源Wind数据库

像珠三角地区,过去靠来料加工起家,但这些年都在努力减少加工贸易的比重,提升一般贸易的份额。

因为来料加工属于典型的大进大出、两头在外,原料零部件在外,产品最终也送出去,能留下的收益并不多,更无法在本地形成比较长的产业链。

以广东为例,2018年一般贸易占比达到47%。作为对比,四川的加工贸易额是3351亿,一般贸易1817.8亿,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两倍。

它说明:哪怕是在西部外贸发达的四川,外贸结构也面临着优化不足的问题。

当然话说回来,西部的不少城市和地区,本身就远离海洋港口,经济结构层面也未必完成了比较彻底的工业化。在眼下的外贸中,自然只能依靠廉价劳动力,输出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品。

而从形势来看,西部已经迎来了外贸的爆发时期,未来随着参与度的加深,以及对外开放政策的充分落地,在全球经济的舞台上,广阔天空,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