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物流公司
专业
所以快捷
诚信
所以安全

广州打响2019“抢人大战” 毕业可落户折射人才焦虑

浏览:125 作者: 时间:2021-01-05
近日,广州市发布了新一轮迁入户政策体系,新的户籍政策显示,放宽了引进人才入户的年龄限制。

【侨报记者粟裕1月21日北京报道】近日,广州市发布了新一轮迁入户政策体系,新的户籍政策显示,放宽了引进人才入户的年龄限制,学士、硕士和博士分别从35、40、45周岁调整到40、45、50周岁。有专家指出,面对成都、杭州新一线的竞争力加剧,作为国际化都市的广州必须加强高层次人才的吸引力,才能促进经济发展。

新一线城市人才竞争加剧 广州“引才落户”提高吸引力

按照广州市政府官网显示,新一轮入户政策具有几大特点:一是不再将符合计划生育政策作为户口迁入广州市的前置条件;二是就引进人才入户条件进行了较大幅度调整。

在人才落户方面,还将普通高校毕业生接收和入户分离,简化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入户办理流程,高校应届毕业生直接到公安部门办理入户,新的政策中,符合条件的引进人才既可以通过公共就业和人才服务机构申报,也可以通过用人单位及主管部门申报,还可以选择个人直接申报入户。

事实上,作为四大一线城市之一,广州近年来的发展稍显迟缓。在2018年上半年,广州的GDP无论是总量还是增量都位于四大一线城市之尾,其中,广州2018年上半年的GDP平均增速为6.2%,而全国的平均增速是6.8%。

在人才落户政策上,武汉、西安、成都、天津等二线城市已发布过户籍新政,广州此次新政与邻居深圳相比,力度并不算大,深圳作为“移民城市”,在一开始就打出“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口号,在本科以上人才落户时,不仅能直接拿到户口,还可以领取相应租房补贴,本科生最低也能领取1.5万元。

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向《侨报》表示,广州市作为一线城市和改革开放的前沿,过去对外地人才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近些年来,随着内陆核心城市、强二线城市的崛起,广州领先的势头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对人才的吸引力也明显减弱。在强二线城市纷纷发起人才争夺战的情况下,广州再不抓紧放松落户条件,吸引人才落户的话,那么城市的竞争力也会受到影响。

“面对强二线城市的竞争,广州也必须及时调整落户条件,方能在新一轮的城市竞争中,持续保持优势。”彭澎认为,这一轮的人才争夺充分显示,一个城市的竞争力与人口流入尤其是人才的流入密切相关。

有学者指出,此次广州人才新政最大的特色就是给创新人才提供了便利。无论是编制引进技术技能人才职业目录,还是为创新产业人才和产业急需人才明确具体条件,其核心都是要在未来的竞争中储备人才。

急缺技能型研发人才 粤港澳大湾区“抢人大战”政策频出

由于在产业结构上转型升级,在AI智能和研发技能人才上,广东各市都存在短板。根据《东莞市2018年度紧缺急需人才调研报告》显示,东莞技术和技能型人才在未来2-3年的缺口较大,其中,主动申报急需岗位的企业中,智能制造/装配制造、电子信息和家具/服装/鞋帽类企业位居前3位。

调研发现,东莞企业技能人才认证情况普遍不理想,多数技能型人才均在中级以下或无任何资质认证。《报告》显示,中级工或以下的技能人才占74%,高级技师的比例只有4%。

《报告》预计,未来2-3年东莞的技术和技能型人才缺口较大。调研中,主动申报紧缺急需岗位的用人单位涉及38个行业,共计2370个岗位。其中,智能制造/装配制造、电子信息和家具/服装/鞋帽类企业数量以及申报岗位数量位居前3位。据悉,涉及研发职能的紧缺人才岗位有60个,充分体现东莞企业产品结构突破创新和智能制造升级的人才需求。而研发类岗位的学历要求基本为本科及以上。

为解决广州、东莞南方城市一系列高层次“人才荒”,粤港澳大湾区不少城市近年来都推出了相应的落户补贴,对落户当地的应届生给予直接的现金奖励。而在招揽高层次人才方面,更推出一个个名字响亮的招才引智计划,如深圳的“孔雀计划”、广州的“红棉计划”、东莞的“蓝火计划”、惠州的“人才双十行动”、珠海的“珠海英才计划”等,香港和澳门也不甘落后推出科技人才入境计划、公布中长期人才培养行动方案等等,通过包括项目奖励金、购房补贴、人才绿卡、子女入学、配偶就业等一系列优惠政策,吸引高层次人才落地,构建多层次人才体系。

“毫无疑问未来的竞争就是人才的竞争,争夺人才资源,关乎城市兴衰。”粤港澳合作促进会副会长、广东省政协委员杨道匡指出,近年来粤港澳大湾区各城正在为“抢人”酣战,如何能真正有效引进高质量人才后留住人才,以及如何让引进的人才对城市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发挥最大的作用应是每个城市都要认真思考的课题。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认为,由于户籍制度之故,包括广州在内的各个城市存在着诸多限制人才流动的政策,各个城市只需要稍微作些调整,创造宽松的市场环境,各路人才就会竞相而来。深圳之所以成为创新创业之城,原因就是宽松的人才政策。在这方面,广州可以向深圳和杭州等城市学得更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