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物流公司
专业
所以快捷
诚信
所以安全

春运消失的滴滴顺风车 拼车乱象中呼吁“回归”(3)

浏览:57 作者: 时间:2021-10-22
以往除了传统的春运方式外,不少近距离归乡者还会选择搭乘顺风车出行,而对于滴滴下线的顺风车业务能否在今年春运恢复上线也成为了近期舆论的关注点。近日,滴滴方面向《侨报》表示,今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无法继续为大家提供服务。目前,顺风车依然在全力进行安全整改,在未完成安全整改之前将继续无限期下线。

安全保障如何监管? 专家:顺风车不应有社交功能

在滴滴顺风车业务无限期下线局面下,全国范围内的顺风车领域垄断局势已经消解,不过安全机制仍然是用户最为关注的核心。多个顺风车平台已经创建一系列保障制度和安全报警程序,保护乘客生命财产安全。

记者在昆明、柳州定位发现,无顺风车主接单,一些二三线城市使用率不高。(嘀嗒截图)

哈啰顺风车相关负责人介绍,该项新业务在安全保障方面做了一系列规范和专业技术设定,如从产品定位上杜绝相关社交功能、司乘沟通采用虚拟帐号、创建车主多重审核制度、设有7×24小时客服、为司乘双方免费提供人身意外险、意外医疗险等。

即使顺风车业务已经连续四年参加春运季,嘀嗒出行日前特地强调公司将会新增八大安全举措,主要强调了对车主的资质加强审核、上调跨城订单保额等等。例如,加强车主资质审核就包括对车主进行各种身份的筛选和检查,包括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甚至在接单时还需要人脸识别认证。

“不管顺风车平台在不在,黑车和顺风车始终都有。”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向《侨报》表示,顺风车的本质不能算是商业行为。商业行为需要资质,需要遵守完全的商事法律监管、市场监管、纳税制度,而顺风车司机并不以盈利为目的;而且社会对顺风车的需求是始终存在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表示,与快车、专车不同,顺风车平台起信息中介作用,更像咸鱼、58同城等平台,非车辆承运人,是民事活动主体,而非商事主体。她指出,加强顺风车平台的责任应该倡导,但在互联网领域,这种责任往往以快速集约化、大规模的方式把成本转嫁给用户。如果平台责任设置不合适,可能会为整个行业带来不可承受之重。

滴滴顺风车事件爆发后,被公众广为诟病的一点在于其推出的社交功能。滴滴上线顺风车业务,其最大的亮点是增加了“社交元素”,即拼车结束后乘客和车主可以通过贴“标签”互评,而顺风车平台后期也会根据标签进一步为用户匹配相似的同路人,顺风车本意是乘客和车主都将有机会结识更多志趣相投的朋友。主营顺风车的叫车平台嘀嗒出行,其顺风车板块有一个结伴频道,有周边郊游、晒图求脱单、找上下班拼友等主题,可以帮助双方找到志趣相投的伙伴。

有受访的女乘客对顺风车的这种社交功能设计不满。家住河北燕郊的王语(化名)回忆,早前有一次她叫了一辆顺风车去首都机场附近,当天晚上便收到司机的骚扰信息。这次之后,王燕只坐同事的车,或者小区业主的拼车。

对此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丁海俊认为,顺风车天然具有社交本质,但不应该以社交为追求目的,“顺风车容易跑到社交上去,但顺风车平台不应该通过社交吸引用户。”他表示,一些平台公司推出的顺风车业务增加了过多的社交功能,偏离了提供出行服务的本意,甚至有的平台公司以顺风车名义行非法营运之实存在巨大安全隐患。